您的位置 首页 婚姻家庭

从业30年公证员口述老人心酸遗嘱:晚年的亲情,比想象中来的更残酷

北京有个老人过世了。

他的一对儿女,却跑去法院打官司。
原因是丧偶多年的父亲,竟在遗嘱里写着要把过半的遗产都给保姆,甚至还分出10%给宠物狗。
而对两个孩子,不留分毫。
儿女愤愤,诉至北京二中院。
但当副庭长当庭宣读老人遗嘱,他们才哑口无言:
“他俩都没有尽孝道,我也没享受在他们成年后应得的尊严和孝顺,财产他们没有份额。”
最终法院判定,遗嘱有效。
 
从业30年公证员口述老人心酸遗嘱:晚年的亲情,比想象中来的更残酷
这不是什么段子,而是北京日报刊过的真事。
一个老人,膝下有儿有女,却宁愿把毕生积蓄给一个外人和一条狗。
听起来不可思议。
但最近我看到几位遗嘱公证员的访谈。
才知道在他们的职业生涯里,类似“怪事”,不在少数。
多少老人,趁着神志清醒时跑来求助,想要立遗嘱,把自己和财产托付给陌生人。
 
而这一个个案例背后,折射的都是一场场在晚年上演的冷暖悲欢。
01
影视剧里总有这样的情节:
某位大人物去世,律师召集亲属宣读遗嘱。
那模样,好像只有家财万贯的人才有遗产分配的烦恼。
但遗嘱公证员坦言,到了晚年,不管是有100套房子的有钱人,还是只有一套房子的普通老百姓,
如何传承财产,都是个需要深思熟虑的问题。
普通百姓没有私人律师,便更多地求助于公证处这样的机构。
遗嘱公证员常年都在与想“安排后事”的老人打交道。
在中国,其实85%的死者遗产继承,都是由公证员处理的。
从业30年公证员口述老人心酸遗嘱:晚年的亲情,比想象中来的更残酷
当一位老人走进公证处,录音、录像、手写遗嘱、留存指纹、回答询问、公证员公证……
一套流程下来,顺利的话,不过20分钟。
而老人们一生的财富和羁绊,也就在这几十分钟里被速写成了3个问题:
毕生积蓄有多少?
名下房产有几套?
打算留给谁?
子承父业,天经地义?
但一位从业30年的遗嘱公证员却说,像那位北京老人那样,财产不留一分给子女的,他见得太多了。
从业30年公证员口述老人心酸遗嘱:晚年的亲情,比想象中来的更残酷
一位76岁的上海老人,曾托哥哥帮自己去公证处咨询遗嘱事务。
当公证员上门拜访,才发现这是个已经下不来床的老人。
旧小区里的老房子,就像他一样苍老。
墙皮脱落,沙发破得露出海绵,老人躺在床上,瘦得皮包骨头。
半个月前,他突发恶疾,下床时两眼一黑摔倒在地,大小便失禁。
直到整整一天过去,邻居闻见臭味,告知居委会。
居委会通过派出所,才找来老人的儿子,救出老人,送进医院。
原来这个儿子,已经好多年没来看望过父亲。
 
且只在医院陪护了一天,他就急着签字走人,不再管父亲了。
公证遗嘱的那天,公证员反复向老人确认,不再对儿子抱有希望了吗?
老人摇了摇头,他希望把房子卖掉,钱全部交给哥哥,帮自己处理后事。
“你不怕哥哥把钱给你弄走吗?”
“无所谓了。”
干瘦的老人盯着天花板,平静地答道。
 
他看淡一切的背后,恐怕是不知藏了多久的失望与心寒。
02
但这个老人多少还算“幸运”,有个哥哥。
在遗嘱公证员经手的案例中,还有很多人,子女不孝,亲戚不良。
当临终时刻来临,孑然一身的他们,有些不得不寄希望于陌生人。
有个王大爷,常年独居。
半年前,他住院手术,需家属签字。
可在外地工作的孩子,几番推托说抽不开身,不愿回来。
老人只能打电话给自己的弟弟,可弟弟也迟迟不来。
他一个人拿着手术通知书,躺在手术室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
最后,手术还是被迫取消了。
很久之后,王大爷才在公证员面前第一次向人提起,手术室外的那一小时,他一个人,有多么的沮丧和无助。
他再也不想独自躺在手术室外等人签字。
指望不上孩子,更指望不上亲人。
他宁愿求助公证,将自己的身后事,托付给收费的监护服务中心。
也就是说,他把自己的医疗决策、自己的死亡丧葬事宜,全部交给了陌生人。
从业30年公证员口述老人心酸遗嘱:晚年的亲情,比想象中来的更残酷
苏州年近8旬的贾老伯,立下遗嘱公证,要将一套市值超百万的房产,留给照顾自己六七年的保姆。
 
明明他有一儿一女。
可贾老伯说:
“他们总说工作忙,根本没来看过我。
保姆之前天天照顾我的病妻,直到她去世,现在又24小时陪着我。”
从业30年公证员口述老人心酸遗嘱:晚年的亲情,比想象中来的更残酷
还有上海88岁的马老先生,要把300多万的房产,送给楼下非亲非故的水果摊主小游一家。
只因为独居的他,平日最大的幸福,就是溜达着和小游夫妻俩说说话。
和小游的女儿玩耍,听她喊自己“爷爷”。
从业30年公证员口述老人心酸遗嘱:晚年的亲情,比想象中来的更残酷
还有公证员说,甚至见过不少老人,想立遗嘱,把自己的生前身后事托付给存钱时认识的银行员工、被推销保健品时认识的推销员……
这些不把遗产留给子女的老人,是心狠、绝情吗?
把房子、财产留给陌生人的老人,是冲动、极端吗?
公证员坦言,这些老人大抵都是两种想法。
一,是惩罚:
子女不孝,在世时对他们无可奈何,只能不留遗产以示态度。
二,是无奈的自保:
人生唯有两件事是不能自己完成的,那就是出生和死亡。
即便很多老人不想麻烦别人,可晚年伶仃,只能指望陌生人的关心和照拂,才能走得体面。
即便你一生再要强,也终有不可避免走向衰弱的一天。
到那时,除了钱,也许没有什么能再撑起你的尊严。
这些“不合常理”地分配着遗产的老人们,又何尝不是在用手中唯一的权利,在表达自己的意愿?
血浓于水的亲人们,可以在公证下形同陌路。
素不相识的陌路人,可以在公证下亲如一家。
其实人老了,在意的哪里是钱?只是陪伴。
 
他们,只是孤独太久了。
03
几年前,3家大型调查机构联合做了一个名叫“不在场证明”的社会调查。
对象是25至50岁的人们。
结果发现:
63%的人每年只会有不到3次的家庭聚会;
每年与父母见面沟通的时间平均只有七八个小时。
当时看到这个调查数据,我心里好像被谁重重捶了一拳,疼得发闷。
25-50岁,不正是我这样立业成家,终日在城市里忙忙碌碌的人。
忙工作,忙社交,忙恋爱,忙孩子。
好像确实,一年到头,只有春节、端午、中秋、国庆这样的“大节”,才会考虑要不要回老家一趟。
前提还是,在没有任何旅行计划的情况下。
而到了家,可能大部分时间还是会刷手机、跟朋友聊天、处理工作事务。
真正能跟父母好好聊聊天的时间,甚至不知是否真有七八个小时。
而你有没有想过:
你不在家的日子,父母都在干什么?
他们是像监控下的那位母亲一样。
孩子离家返工,她在院口目送,迟迟不肯进屋。
从业30年公证员口述老人心酸遗嘱:晚年的亲情,比想象中来的更残酷
蹒跚地追上去,直到看到那条长路又归于往日的寂寥模样。
这才彻底放弃希望,默默回家。
从业30年公证员口述老人心酸遗嘱:晚年的亲情,比想象中来的更残酷
他们是像湖南那位80多岁的奶奶一样。
唯一能诉说孤独的,可能只有屏幕那边的陌生人:
“我呀,一个人。
我的女儿在美国,儿子在广州,我的孙子有8个。
可他们为了生计,为了他们的家庭,都不在我身边。
我现在一个人,一天三餐饭,我都懒得做了。
过去啊,他们都说我做饭最好吃,现在我连自己吃都(觉得)不好吃了……”
都说“老小孩”,人老了之后,反应变慢,机能衰退,确实像小孩一样需要照顾。
可我们,偏偏总是不在身边。
04
2018年,一位上海老人立下一份遗嘱:
 
“我的遗产留给女儿吴某1元,其余财产包括房产一套、存款80万,全留给陈女士。”
那位陈女士,是生前照顾老人的保姆,萍水相逢,不过3个月。
从业30年公证员口述老人心酸遗嘱:晚年的亲情,比想象中来的更残酷
老人曾无比欣喜地迎接女儿降生,为她戒了十几年没能戒掉的烟。
无数次,抱着生病的女儿,哪怕深更半夜也要冲进医院。
离婚时,放弃所有财产,求来女儿的抚养权。
可女儿长大,结婚,有了自己的生活。
从一周一次电话,到一月一次,半年一次……
从半个月来见父亲一面,到两三个月一面,到后来过年也未必能团圆……
其实,女儿家到自己的家,不过也就一小时的车程。
老人病了,他以为女儿会像小时候自己照顾她一样照顾自己。
可住院几个月,她只匆匆露过两面,随后请来保姆陈女士,便再也不曾出现。
弥留之际,老人立下那份遗嘱。
几十年的养育、拉扯,竟连最后3个月的陪伴、照料都换不来。
从业30年公证员口述老人心酸遗嘱:晚年的亲情,比想象中来的更残酷
也许,真的不难理解那些对子女失望至极,宁愿把遗产留给旁人、甚至留给宠物狗的老人。
我们和父母的关系,原来从始至终是一种倒挂。
不是儿女在孝敬父母,而是父母在盼望着儿女的关心。
我们羽翼丰满,展翅高飞,便再也不愿回那个孵养了我们的旧巢。
再也不愿回头看看曾教我们飞翔的父母,如今还能不能飞得动。
为什么有些老人,会在遗产分配中,做出那么不合常理的决定?
那是因为有些儿女的孝心,真的只值一块钱。
 
05
国学大师季羡林,很年轻就离开了家,很少回去。
直到一天,母亲突然离世。
他匆忙赶回,想送母亲最后一程。
可见到的,只是一口棺材。
邻居大婶看到他,叹息着说:
“你娘临走前,一直唠叨一句话:
儿啊,离家8年,未见一面,你知不知道,娘心里是什么滋味?”
季羡林听了,呆呆怔在原地。
他伏在娘睡过的土炕上,失声痛哭到天明。
后来,他在散文《永久的悔》中写下:
“我后悔,我真后悔,我千不该万不该离开了母亲。
世界上无论什么名誉,什么地位,什么幸福,什么尊荣,都比不上待在母亲身边。”
人们总以为来日方长,轻视了时间的残酷。
总期待功成名就,却忘了人生的短暂。
待到明白了生命的脆弱,那由后悔构成的孝顺,还有意义吗?
从业30年公证员口述老人心酸遗嘱:晚年的亲情,比想象中来的更残酷
父母要的不多,只是有空时带着你的爱人、孩子,常回家看看。
平时多些电话问候下,节日时,能回家吃个团圆饭。
老了,病了,腿脚慢了,再好的护工,也比不上儿女聊着笑着,搀扶他们走上一段。
生老病死的后3样,没有谁不害怕,别让父母孤独地捱过了。
就像周杰伦的《外婆》里,唱的那句一样:
“外婆她的期待,慢慢变成无奈。
大人们始终不明白,她要的是陪伴,而不是六百块。”

关于作者: 情感君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