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姻家庭

那些拼死生娃的妈妈们后来怎样了

她为了生下孩子,生命永远定格在25岁!那些拼死生娃的妈妈们后来怎样了

纪录片《人间世》里,讲述了一个叫吴莹的产妇的故事。25岁的她是一名先心病患者、伴随严重的肺动脉高压。

 

从医学角度来讲,她不适合生育。但她执意要一个孩子,冒险生产。最后,没能躲过术后并发症,离开了人世。

 

她为了生下孩子,生命永远定格在25岁!那些拼死生娃的妈妈们后来怎样了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这件看起来十分普通的事,对于那些身患某些疾病的人来说,就是一种生死赌博。

那么,她们为何执意要孩子呢?纪录片只是从医学的角度呈现了一个案例,并没有向我们展示这类女性生命的历程和背后的家庭故事。

今天,让我们把目光聚焦于和吴莹有着类似经历的人群。

 

她们的故事会为我们呈现一个更广阔的视角,让我们思考作为一个女性,在行使自己的生育权利时、在面对两难的情境时,做出抉择的内在动力是什么,又受到了哪些外在因素的影响?

 

也许,当我们了解了她们的内心,就能更全面地理解孩子对于一个家庭的意义,也能体谅生育附加于女性身上的无奈。

01

我只想要孩子,哪有空儿细想得与失

 

“保大保小?”这是每个产妇最害怕听到的话。

 

30岁的丽颖怀孕快6个月了,是一对双胞胎。刚得知怀孕时,全家人乐坏了,毕竟,不是每个多囊卵巢的患者,都能这么顺利地怀孕。

 

不过,丽颖的孕期并不顺利。每次检查,总有一两项指标不合格,不是大人的血压高,就是孩子的胎心不稳。磕磕绊绊坚持了5个多月,突然听到“保大保小”这样的字眼,她整个人都是晕的。

 

怀孕前,丽颖只是偶尔感到胸闷气短,从怀孕三四个月开始,她开始频繁乏力、胸闷,直到呼吸越来越困难。经检查,她的心脏明显扩大,心脏射血分数只有正常人的2/3,被初步诊断为“心力衰竭”。

 

当时丽颖还乐观地觉得,自己的病到好一些的医院就有救了。结果,转到了当地最好的医院,大夫还是问出了那句她最害怕听到的话。

 

孩子,是一定要保的!丽颖摸着肚子暗暗流泪。她和大新的婚姻是第二段婚姻。因为多囊卵巢综合征,她失去过一段婚姻。遇到大新后,面对他的理解和体贴,丽颖非常感动,她下定决心,说什么也要给大新生个孩子。

 

她为了生下孩子,生命永远定格在25岁!那些拼死生娃的妈妈们后来怎样了

怕药物影响孩子,她拒绝治疗,回到家苦撑了两个月,直到夜不能寐、几近昏迷才不得不回医院保命。医生要她尽快做决定,要是保大人,立刻上各种治疗心衰的药物,孩子也就不能要了;如果保孩子,要立刻手术,但大人能不能挺过来就难说了。

 

“我都坚持到现在了,就让我闯一把吧!”丽颖拉着妈妈的手央求,爸爸气得背过身不肯看女儿。一家人在手术室外守了5个多小时,等来了母子3人被送进ICU的消息,这第一关她们是闯过来了。

 

单从结果来说,丽颖赢了,但付出的代价太过惨重。因为心衰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丽颖的心脏是正常人的两倍大,功能只有健康心脏的三分之一。而且,这些损伤是不可逆的。为了预防心脏骤停,丽颖植入了起搏器。尽管这样,她仍然虚弱乏力、连孩子都抱不动,普通人的天伦之乐与她无缘。

 

经过一年的康复,丽颖的身体稍有起色。但她发现两个儿子的发育都很慢,尤其是大宝,一岁了还不会翻身。一系列检查后,大夫告诉她:“孩子患有脑瘫,可能和怀孕后期缺氧严重、供氧不足有关。”丽颖放声大哭,她以为,只要自己受罪就够了,哪个父母舍得连累孩子!

 

因为孩子的病,全家人的生活重心再次发生变化。丽颖的爸妈在儿童医院附近租了房子,坚持带大宝去复健,每个月8000多元的治疗费用几乎花去了二老所有的退休金。二宝发育稍好些,丽颖自己来带,偶尔亲戚来帮忙。全家人的生活重担都落在了大新一个人身上。年前,丽颖和大新商量把家里的车卖掉,这种入不敷出的日子,她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一个人在家时,丽颖经常发呆,回想怀孕、心衰、保胎、手术这一幕一幕的情形。

 

她也不能确定,如果命运重来,她会如何选择。冥冥中仿佛有一种力量,把她的生活推到了现在的境地。想来想去,唯有长叹一声。

 

02

她是冷静的医生也是疯狂的妈妈

 

春红是某著名三甲医院的内科医师,8年的医学苦读和10年的从业经历,练就了她缜密的思维和临危不乱的定力。但是,面对自己的“肚子”,她的耐心和定力都灰飞烟灭了。

 

刚工作时压力大,春红没把要孩子这事提上日程。等搞定了晋升,终于可以喘口气了,肚子却一直没动静。体检,两人都没什么问题,大夫永远说“放松精神慢慢来”。

 

可是,春红不想等了。每次听婆婆念叨“咱们怎么说也是帮别人的人,怎么能让咱家断了香火”,她就头疼欲裂。公婆都是好面子的人,她和老公拥有体面的工作,家里哪哪都好,但住在老小区里,单凭没孩子这一条,就足以让他们家成为邻居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为了怀孕,做试管婴儿可能是最直接、最快的选择。虽然深知过程的艰难:降调要打针、促排卵要打针、黄体酮要打针……全部加起来,要打几百针。但春红决定即刻开始。她明白,没有零伤害的治疗,想要孩子,总要付出些什么,如果一切都在可接受范围内,那就去做吧!

 

半年后,怀着满心期待,春红移植了第一颗胚胎。为了孩子,她做了万全的准备。但有时,努力未必能换来好的结果。3周后复查B超。大夫似乎是遇到了麻烦,叫来上级医师一起参谋。这种情形,她在工作中也常遇到。春红抿着嘴、拼命稳住,还是得到了那个可怕的结果——宫外孕!

 

她为了生下孩子,生命永远定格在25岁!那些拼死生娃的妈妈们后来怎样了

 

医学仪器可以监测激素水平、内膜厚度,可以选准时机精确投放,但不能控制胚胎着陆的位置。在这些不可控的力量面前,春红只能接受。微创手术后,输卵管反复发炎,大夫说,如果抗炎治疗效果不好就考虑摘除右侧输卵管。春红急了,中药、西药、物理治疗一并加上,她不能失去输卵管!

 

生育问题让春红的自尊受到了伤害,她不再是生活中的强者,她想尽快找回控制权。于是,身体条件刚刚允许,春红就立刻唤醒第二颗胚胎,准备移植。对于春红来说,等待本身也是一种伤害,只有尽快怀孕才是救赎。

 

但这一次,命运和她开了一个更大的玩笑。春红感觉自己怀孕了,孕吐很严重,但残酷的现实击碎了她的幻想——因为长期的精神压力,激素水平彻底紊乱,葡萄胎这种小概率的疾病,又被她赶上了。等待她的,是一次吸宫手术、两轮预防性化疗,以及两年不能怀孕的空窗等待。

 

两次妊娠意外,春红的肚子“千疮百孔”了,化疗后的一次次复诊和检查,每次都如履薄冰。春红知道葡萄胎的残酷性,这种病不仅可能致癌,还容易反复,一旦再次发生,就不仅仅是要不要孩子的问题,她自己更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春红陷入了抑郁的深渊。在无边的黑暗中,她努力地寻找“意义”。激动时,她闹着要离婚,冷静下来又觉得多年的感情放不下。她也常常安慰自己,这一切都会过去,她早晚能过上和别人“一样”的生活,可是,看到同学的孩子都上初中了,她还是充满了焦虑。

 

很多时候,春红觉得,选择是一件很残酷的事,选了一个,就意味着放弃更多。面对超载的信息和透支的身体,春红早已忘了自己可以承受的极限在哪儿。

 

两年半后,春红再次植入胚胎。几周后,听B超大夫说“恭喜你怀孕了”的时候,已经没有太多的兴奋。傍晚,她发了一条朋友圈:一切,重新开始了!

 

她为了生下孩子,生命永远定格在25岁!那些拼死生娃的妈妈们后来怎样了

 

03

孩子,你从这个世界路过

 

“生个孩子”是一道选答题还是必答题?这是婚姻生活留给每个家庭的价值思考。

 

多数家庭,在结婚的头几年就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但也有很多家庭迟迟没有答案。欣欣和李栋,就属于交不出答卷的人。

 

欣欣和李栋是同学,感情特别好。唯一的遗憾,是欣欣患有红斑狼疮,这是医学上公认的怀孕禁忌症。但李栋非但没有疏远欣欣,反而更加悉心照顾她,希望早点儿把病治好。

 

李栋省吃俭用给欣欣治病,尝试昂贵的新药。欣欣觉得,在治疗这条路上,一直是李栋拉着自己走下去的。但两个人还是遇到了困境。2009年,李栋因工作需要,将被调到苏州,为了妻子,他舍弃了这份工作。与此同时,欣欣的病没有丝毫好转,只要停掉激素,血小板就会迅速跌落到几千的数值。

 

“不停掉激素,就不能怀孕,不能怀孕,生活又有什么意义。”欣欣的情绪很不稳定,甚至想放弃治疗。面对李栋的好言相劝,她却想反驳一句:“你这么积极,无非是想我赶紧好了,生个孩子!”但这句话,她说不出口,她害怕万一李栋说:“没错,我就是想要孩子!”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欣欣的记忆里,他俩从来没有正面谈论过孩子的问题,这是他们不能提的痛。倒是婆婆,每每过年时总是旁敲侧击:“包出去的红包都收不回来!人家过年高兴,咱们添堵!”这让欣欣开始害怕过年。

 

意料不到的是,2011年底,欣欣怀孕了。这件事,让欣欣既惊又喜,吃着激素药,孩子是不能要的,但是,至少证明自己能够正常受孕!但这次流产手术,也让她正视了自己的身体问题,为了手术,她连着输了3天的丙种球蛋白,把血小板冲到十几万,争分夺秒地做了手术。做人流都这么费劲,何况是怀孕?

 

2013年,李栋再次失业,这一回,他选择创业,但以失败告终,还欠了外债。李栋失落醉酒,向欣欣吐露:“我本来想赚笔钱,到国外找人代孕。可是……”听到李栋自责,欣欣也痛不欲生,她当即决定:“违法的事儿咱不干,我试试自己怀孕,咱不找人代孕!”

 

尽管困难重重,下定决心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从停药、体检到自然受孕,欣欣觉得自己和别人没什么不同。她终于能和爱人聊“孩子”了。他们总是和肚子里的孩子说话,那种感觉很奇妙,温馨的氛围中,两个人的关系也恢复了。

 

李栋对妻子说:“我喜欢孩子,以前怕伤害你不敢说。但你知道吗?比起孩子,我更在乎你!”无数次猜测自己怀孕时是怎样的忐忑,真怀孕时,欣欣反而安心了,因为她终于明白了丈夫的心。

 

欣欣觉得,冒一次险,是为了圆一个心愿,就算不能成功,对多年的感情也是最好的交代。怀孕前,欣欣以为自己会很委屈,但并没有,因为李栋反复说:“咱们就试这一次,成就成,不成就算了!”此刻,她相信,任何时候丈夫都会守护她。

 

每个月都验血、做免疫检查,欣欣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可是,看着抗核抗体和抗双链DNA这些不可逆的指标一路飙升,再任由发展很可能会攻击肾脏,一旦狼疮肾炎爆发,非但孩子保不住,大人也会受连累。6个月,已经是欣欣的极限。决定引产的那一刻,她流下了不舍却也无憾的眼泪。

 

孩子,只是从人间路过,欣欣没有强求。李栋失业、再就业、创业失败……起起落落,欣欣始终不离不弃;而李栋也一路陪伴欣欣走过了治疗、怀孕又放弃的坎坷之路。在这个过程中,陪伴和彼此的支持就是最大的意义,虽然没有得偿所愿生一个孩子,但欣欣觉得,她的婚姻也有另一种美满。

 

她为了生下孩子,生命永远定格在25岁!那些拼死生娃的妈妈们后来怎样了

 

04

后记

原卫计委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高危产妇比重呈上升趋势,从1996年的7.3%到2016年的24.7%,整整飙升了两倍多。这其中,包含了大龄二胎母亲、剖宫产后第二次怀孕以及各种先天身体疾患、不适合怀孕的产妇。

 

生育,虽然是个人的选择,但谁都无法绕过医学的边界。生一个孩子,不是简单的决定,而是关乎自己、家人、孩子一生的重要抉择。医学不是万能的,生活往往比我们想得要复杂,这一切都要求我们作出理智的判断,而不要侥幸地觉得,自己会是最幸运的一个。

 

人们做决定时,往往习惯于依赖参照物。找不到参照物时,就会陷入迷茫。那么,女性在生育这条漫漫长路上,到底该以什么为参照呢?是别人的期待,还是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有时候,要一个孩子是我们发自内心的渴望,但有时候,生育只是为了维系一段关系,或者避免糟糕的结果。

 

希望每个女性在选择冒险时,先关注一下自己的感受,毕竟,在这件事情上,自己是付出最多的,而最终的结果,则不仅要自己来承受,还要牵连到许多人。作为一个女性,不仅要有不顾一切做妈妈的勇敢,更应该拥有敢于剖析自己、直面人生挫折和遗憾的勇气。

 

今天文章中的3位女性,在生育面前,有着各自不同的心路历程,希望她们的经历可以丰富我们的人生思考,让那些面临同样困境的还没做出决定的人们,拥有更周全的判断和更理智的选择。

本文摘自《婚姻与家庭》杂志

原标题:《那些拼死生娃的妈妈们》

关于作者: 情感君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